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小說網 > 仙俠玄幻 > 天生為王 > 第五百六十七章 人生若隻如初見(結局)

"陸……陸原?"

當趙思思被帶到陸原麵前的時候,她整個人都懵了。

心裡各種滋味交集在一起,一時之間,十分複雜。

"對不起,陸原,對不起,是我錯了,是我誤會了你,我不該認為你回來找我是為了賠償金,我不該相信他們的話,這個世界上,除了爸爸,最關心我的人,其實是你,一直都是你……嗚嗚……"

想起之前自己錯怪了陸原那些事,趙思思真的是又羞又愧。

"冇事了,冇事了。"

陸原輕輕拍著趙思思的肩膀,"以後再也不會有人欺負你了。"

說到這裡,他沉吟了一下,又補充道,"再也不會有人欺負你們孃兒倆了。"

安慰趙思思的時候,他的語氣是溫柔的。

但是轉過頭,陸原的語氣一瞬間就變得森然,"徹查趙寶良的死因,凡事與這件事相關的所有責任人,包括隱瞞包庇之內的,都嚴格查辦!江陽市積弊太久,嶺南所也該好好整治一下這個地方了!"

"是,三少爺!"

王奉天立即恭敬迴應。

其實這個時候,陸原的身份,已經不是少爺這麼簡單了,他已經是陸家的一把手,七十二所統領。

但是他依然保留了這個稱呼。

冇有人知道為什麼,也許,是為了某種紀念。

"走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陸原牽起趙思思的手,上了車。

"你們剛纔聽到三少爺的話了?從現在開始,你們所有人,24小時接受嶺南所調查!"目送陸原離開,王奉天轉頭喝道。

崔家的人,趙家的人,以及張蓮香他們一大家子,此時所有人都麵如死灰,但依然可以隱隱看到之前臉上那凝固的驚愕。

"爸,女兒來看你了。"

寫著"趙寶良之墓"的墳前,趙思思悲愴的跪在地上,黑灰色的紙錢迎風飛舞。

"趙叔叔是個好人,他是真正的父親。"陸原坐在旁邊,感慨道。

"再也不會有人像他那樣疼愛我了,照顧我了,爸爸……"趙思思又哭起來。

"會的,會的。"看著趙思思哭的這麼悲痛。陸原不知道怎麼的,心裡很不是滋味,一種說不出的難過充盈心頭,"我曾經答應過趙叔叔,我會保護你,照顧你,疼愛你的……"

"你,真的會嗎?"趙思思抬起頭,淚水朦朧的看著陸原。

"會,當然。"

她那本就美麗不可方物的臉蛋,加上這雨打梨花一般的樣子,陸原隻覺得心裡升起一種奇怪的愛意。

不,我這隻是保護她,接替趙叔叔去疼愛她,絕不是有所企圖,我冇有對不起周允。

趙思思臉突然微紅起來。

她低著頭,不說話了。

"對了,還有一件事,我的人,已經治好了你的媽媽,我們現在就去看看她吧!"

陸原看著手機裡,章九發來的資訊說道。

"好!"

趙思思悲傷的臉上,終於有了一點好轉。

此時此刻,媽媽這個詞,對她的意義,已經隻有曹鳳了。

張蓮香做的那些事,已經讓趙思思認透了她的人品和本質,也徹底和她斷絕了關係。

所以當嶺南所在調查張蓮香的時候,張蓮香數次向調查人員哀求,表示她的身份是趙思思的媽媽,"你們的三少爺身邊那個女孩子,是我的女兒,我是她媽媽,求求你們給我女兒轉個話吧!我女兒是三少爺極其重要的朋友,我也是,你們可不能胡來啊!"

調查人員當然也知道趙思思的分量,所以也不敢怠慢,口信自然也傳到了趙思思這裡。

當然,當趙思思此時此刻知道了張蓮香真實人格之後,也冇有理會了。

而對於曹鳳,也許是血脈的聯絡,也許是因為那次曹鳳短暫的清醒之後的母女交談,她對曹鳳日益思念起來。

"那走吧!"

其實,周尚此時此刻,也想立刻見到曹鳳,因為,他也有很多話要問,很多話要說。

直升機載著他們兩人,在太平洋上飛行了兩個小時左右,終於,慢慢的降落在了陸家的桃花島上。

"媽!"

一看到曹鳳,趙思思就立刻想衝過去。

"等等,趙小姐,你媽媽剛剛恢複,現在正在熟睡中,等她醒了,你們母女自然就可以相見了,現在,你可以去休息一會兒,或者就在這裡看著你媽媽也行。"章九急忙攔住趙思思說道。

陸原隔著病房的玻璃牆幕,靜靜的看著正躺在潔白床上熟睡的曹鳳。

此時曹鳳的模樣,早已不是那個瘋瘋癲癲的女人的樣子了。

得力於章九的照顧和治療,曹鳳已經恢複了神采,她皮膚白皙,雖然歲月的痕跡抹不去,但是依然風韻十足,昔日曾經的曹大小姐的模樣中,更多了一種成熟。

周尚的心裡,突然渴望和曹鳳在這個二十年之後的第一次見麵了。

不過,此時此刻,他當然更願意讓趙思思和曹鳳這一對母女先見麵了。

"章九,辛苦你了。"桃花島的一間控製室內,周尚示意章九坐下來,然後緩緩說道,"另外一件事怎麼樣了?"

"至於周大小姐的事……"

章九臉上陡然就凝重起來,他知道,這件事對於少主來說,勝過世界上任何一件事。"少主,從你一開始吩咐我,命令就已經下達了,目前為止,包括大夏紅旗在內世界排名前十的所有超級計算機群組已經取消了一切關於航天航空和粒子碰撞天氣模擬之類的科學計算,全力進行人口匹配查詢,全世界七大洲所有人口的數據正在地毯式被蒐集,所有女孩子的全息相貌和身體都會被收集進入數據庫,少爺,你看這個大螢幕上,匹配工作正在24小時不分晝夜進行。"

章九指著控製室裡的螢幕,上麵飛速閃動一排排數據。

"不過目前為止,無論是從容貌還是性格甚至是人生軌跡,都冇有找到能匹配周大小姐的人……"

章九歎了口氣。

不過陸原靜靜的聽完,臉上並冇有露出太多失落的樣子。

但章九知道,少主並非是對周大小姐的思念減輕了,反而應該是更重了!

隻因為思念更重,所以少主一定做好了用很長很長時間甚至一生時間去尋找的準備,所以纔不會介意短時間裡找不到。

是的,周尚此時心裡那種迫切似乎冇有了。

那隻是因為,尋找周允,已經深深的刻印在他的心裡了,似乎和他的人生糾纏在一起了,就像是蠶的一生是為了破繭,知了的一生是為了成蟬,而他的一生是為了尋找周允。

所以。蠶會隱忍三個月化蝶,知了會蟄伏三年纔會破土,它們不疾不徐,是因為他們這一輩子都在做這件事,為這件事做準備。

而陸原,也會如此。

"疑似匹配!"

但陡然,大螢幕上突然彈出了四個粗體紅色的大字,在整個螢幕上瘋狂的抖動著!

"少主,這是自從匹配計劃開始後,第一例出現疑似!"章九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畫麵也第一時間,在螢幕上顯示了。

陸原猛然就站了起來,緊緊盯著那畫麵。

畫麵比較模糊,顯示的好像是一棟樓的樓頂。

"少主,這個匹配對象是衛星掃描得到的,所以解析度冇有那麼高清,為了尋找周大小姐,不但動用了全球超一百萬軍隊進行地毯式人口普查,還動用了幾乎地球上空百分之三十的衛星進行地麵搜尋,這一次的疑似匹配,正是'列文虎克'號軍事衛星掃描地麵時候發現的。"

章九一邊急速的給陸原介紹,一邊開始對著總控台下達命令,"調動所有衛星,對圖像優化處理!"

刷刷刷!

很快,又好幾張圖片重新整理在大螢幕上。

這一次,終於可以看得更清楚一點了。

這果然是一棟高樓,因為是衛星拍攝,所以是一張俯視圖。

從畫麵周圍其他的建築物對比來看,這棟樓非常高,而且這顯然是在某個大都市裡。

"旁邊的是……"

"是河流……有河流穿過的大都市……"陸原心裡陡然一動,"那是黃浦江,是上海,那棟樓,是東方明珠!"

"報告!疑似目標被髮現,位於大夏上海東方電視塔塔頂!已經調動一切資源前往目標地點!"傳來的報告裡,也證實了陸原的判斷。

刷刷刷!

又幾張鏡頭拉近的照片重新整理了。

"少主,那裡。"章九緊盯著螢幕,顫抖著手,指著東方明珠塔頂的一個人影。

陸原隻看了一眼,心就突的跳了一下。

雖然模糊,但很顯然就看出那是一個女人,一個年輕的少女,因為那種優雅曼妙的身姿,是地球上除了女孩子這種生物之外,冇有彆的可以做到。

那身姿顯得瘦弱輕盈,站在塔頂,彷彿隨時可以被風吹走一樣。

刷刷刷!

又是幾張照片。

陸原的心跳得更快了。

因為此時傳來的這幾張照片,已經不是衛星拍攝的了,而是無人機在空中拍攝,看來搜尋組織已經有人到達了東方明珠了。

照片上,那女孩的身姿更清晰了,甚至能看到她的髮絲在風中繚亂著。

這身影和陸原記憶中的幾乎一致。

而同時,百分之二十,旁邊之前顯示的柱狀匹配度疑似率此時也開始暴漲,就彷彿是暴雨下的玻璃瓶裡的水麵,很快就達到了百分之五十!

"讓無人機再近一點!"章九命令道。

"報告,冇法再近了,目標發現無人機,情緒有激動之色,如果再靠近,恐怕會對目標產生不利影響!"

果然,此時電視塔頂的那個少女,身影晃的厲害,似乎在驅趕無人機一樣,她就站在塔頂的邊緣,本來就瘦弱的身軀,迎著塔頂的強風,此時再加上這樣,就像是狂風中被一根細線栓住的塑料袋,似乎隨時都可能掙斷細線而飛落。

"章九,備機!"看著螢幕上那少女,陸原的心好痛,不管她是不是,都讓陸原又一次回憶起了曾經的初次相遇。

那一次,你正準備投湖,而這一次,你卻又站在樓頂。

為什麼,為什麼你總是這麼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是了,不是你不珍惜。

是這個世界。總是不給你活下去的理由。

是我的錯,我冇有保護好你,從來冇有,哪怕一次……

"少主,直升機已經備好。"

"我要戰鬥機!"

一道呼嘯劃過黃浦江上空,在接近東方明珠之前的某個瞬間,一個人影脫離了戰鬥機,依靠著對慣性和風阻的精確把握,恰到好處的落在了東方明珠的塔頂。

"看呐!"

此時此刻,塔底早已擠滿了無數的人。

這裡本來就是人口密集的地方,平日裡觀光者旅遊客就極多,周圍也是商業寫字樓林立,更何況這裡也是全國最知名的地方之一,所以,塔頂有人的訊息,早就傳遍了整個上海,甚至整個國家。

陸原此時就站在塔頂,從戰鬥機的一躍而下對於他來說自然其實本就是小意思,而至於造成的驚世駭俗的影響,他此時也顧不得了。

眼前的少女,距離他不過就是十多米,就站在邊緣,她的腳尖,甚至都伸了出去,淩在空中。

少女淡黃色的長裙,裙裾飛揚著,和在空中飄舞的秀髮一樣,輕盈而靈氣,像極了她的樣子,從背影來看,簡直是一模一樣。

陸原的心,一時泛起無數情感。

就算不是她,自己也要救下這個少女,替她解決一切困難!

"你……請你……不要跳……"

陸原輕輕的說道,儘量讓自己的聲音不要顫抖。

"為什麼!"

少女冇有動,也冇有回頭,隻是突然開口說話了。

身後突然來了人,她似乎也冇有覺得奇怪,也可能是因為她也根本不在乎。

"為什麼,上天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少女的聲音很好聽,但她的聲音裡,充滿了悲憤和絕望。

她的聲音並冇有和陸原記憶裡的她一模一樣,但是說話的那種語氣,讓陸原的心,就像掉入了一塊石頭的深潭,蕩起了無數的回憶。

那一次,金陵大學的湖邊,自己救起她的那個時刻。

"冇事,真的,一切都冇事的……你怎麼了,有什麼難過的事情嗎……"

陸原儘力讓自己的聲音穩定,但他的眼睛開始發酸,一種冥冥的感覺越來越清晰,來了,自己似乎感覺到了!

"為什麼我找到了自己喜歡的人,卻最後又分開,剩我一個人無依無靠留在這個世上……"少女聲音裡陡然又充滿了悲傷。

她的樣子,她的聲音,本就讓人有憐愛之心,此時這樣的悲傷,更讓人憐惜了。

陸原身體晃了一晃,整個人差點冇站穩。

他的心瘋狂的跳動著。

"不,也……也許,你們還會遇到的,還會在一起的……他一直會等你的……"陸原已經無法控製自己的聲音了,他微微顫動著,眼角也開始濕潤,此時此刻,他好像把心裡無數的話說給這少女聽。

不管她是不是她!

"是他拋棄我的,他說過愛我,說過永遠在一起,但是他違背了諾言,他拋棄了我……我恨他,但又恨不起,我想和他在一起,但也不可能,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呢……"

少女說著,已經站在邊緣的她,竟然又向前邁了一小步。

"對不起,對不起!"聽到那少女的話,陸原整個心徹底失去了防線,"都我冇能保護好你,我答應過你卻冇有做到,讓你受了那麼多的委屈和折磨,但我一直在尋找你啊,永遠也冇忘記你的身影和樣子,我一直都在為我們再一次見麵而努力,我發誓,我再也不會辜負你……"

說著說著,他聲淚俱下,他不是在哀求,也不是在自責,那隻是分離跨越了多少個歲月多少個人生不得見的愛意的爆發。

"你不過是一個救援談判專家,你隻是個普通人,你根本不懂我和他之間那些事情……你根本不會懂,甚至不會相信……"

少女聲音帶著幾分哀婉,身形一晃,人已向外麵投去。

"我當然懂……不要……"

少女動的一刹那,陸原隻覺得整個人都掉入了冰窟,但他的身體卻冇有僵,他身影一動,幾乎是下意識就撲了過去。

抓住了……

少女的手腕。

那柔滑就彷彿是春雨一樣,迅速滋潤並且安定了他的心田,那一瞬間,他幸福的幾乎要哭出來。

"周允,是我啊……"陸原輕輕的拉起少女,塔頂上,他輕輕撥開少女眼前的長髮。

"陸原……"

少女的聲音很輕柔,"你恐怕永遠也冇想到,竟然會是我吧!"

隻一個瞬間,一種說不出的詭異感,迅速籠罩上了陸原的全身。

一隻手,少女的手,迅速暴漲,幾乎同時刻,她的手,已經握住了陸原的脖子。

"是你……"

陸原艱難的看向那個少女,此時他的眼睛也充滿了不可思議,"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因為采薇不愛我了!"少女,不,此時她已經不是少女了,帝凰撕去了偽裝,露出了她原本狂傲的樣子,隻不過她臉上早已冇有了以前那種自信快樂的模樣,此時隻是癲狂和極度的扭曲,"為什麼,為什麼我找到了她,我最愛的她,現在卻要分開,為什麼她在我耳邊說過愛我。現在又不理我了!為什麼,上天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讓采薇不愛我了!為什麼讓采薇拋棄我!"

"我,我不知道,不管……我的事啊……"陸原艱難的從嗓子裡擠出幾個字,現在,他終於明白剛纔帝凰說那些話的意思了。

原來,她說的是她和采薇之間的事。

"不管你的事……"帝凰突然冷笑,"你可知道,就是因為你!所以采薇纔不愛我了!"

"我?"

陸原愣了,"可是,采薇喜歡的是你的性格,我和你完全不一樣啊!為什麼會因為我?"

"是的,你這種懦夫完全就是我的對立麵,采薇本應該根本不會正眼看你纔是,她本應該全心全意的愛我!可是,她看到了你的成長,自從你接手了陸家從前的權力之後,你逐漸開始變得果斷,而那個劍靈的失蹤,也讓你逐漸明白了專一的愛情,你雖然是懦夫是垃圾,但是你的總人格太複雜了,所以你會成長,你讓采薇看到了她以前冇有看到的一麵,終於,她開始不喜歡我。到厭惡我,現在她離開我……"

"哈哈哈哈!"

突然,陸原笑了,是的,他真的笑了,替采薇高興的笑,"我早就說過,你的性格太極端,采薇喜歡你,是我深深遺憾的一件事,現在她離開你,我真的很替她高興!"

"廢物,我殺了你,等到你消失,采薇慢慢就會忘記你這樣的人,她會重新回到我身邊的!"一瞬間,帝凰臉上都猙獰了。

"殺我?彆忘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殺不了我的,就算殺了我,你也會死。"

"那就一起死!"

帝凰目光裡陡然爆發出一種狂熱的決心,她的手掐的更緊了。

陸原隻覺得呼吸頓時變得困難,眼前也變黑了。

而帝凰的呼吸聲,也變得沉重了許多。

但她顯然並冇有鬆手,反而手上的力道更重了。

陸原想掙紮,但是他越掙紮,自己脖子上的力道反而就越緊。

"彆忘了,你我同體,你掙紮的力道越大,我得到的力道也越大,所以你越掙紮,我隻會掐的更緊!"帝凰獰笑著說道,"這就像一個人上吊自殺,他越掙紮,死的就越快!你認命吧!"

認命?

絕不!

周尚眼前不斷的發黑,但那個輕靈倔強的身影卻愈發的清晰。

幾道閃光突然爆發!

轟!

三發導彈轟在了帝凰的胳膊上,塔頂上空爆發出巨大的火團,兩架戰鬥機交叉著俯衝劃過。

"天呐,真的毫髮無損?!"一個戰鬥機駕駛員驚恐的看著在導彈中依舊完好的帝凰和陸原。

"廢話,我剛纔就說了,準備二次發射!"章九坐在旁邊,目光凝重的盯著下方。

當陸原坐著戰鬥機趕來的時候,章九也跟著趕到,一開始他跟著眾人站在下麵用望遠鏡看著,心裡暗暗替少主高興。

不過當他發現那女人竟然是帝凰的時候,他就知道不好,所以立刻召喚戰鬥機群。

"導彈雖然對帝凰起不到傷害作用,但至少可以乾擾一下,少主應該可以趁機行動了。"章九暗暗心道。

"乾得好,章九!"

當帝凰被導彈乾擾,手上力道稍微一鬆,陸原已經趁機掙脫了她的掌控。

"再見!"

陸原說著想溜,並不是怕她,但是何必和她爭鬥,更何況兩人本就分不出勝負。

"走吧,但他們因為你而死!"

帝凰突然一揮手,一道巨大的紅色光芒爆破而出,光芒冇有衝向陸原,反而衝向的是東方明珠塔下圍觀的群眾。

這一道能量要是打中,整個陸家嘴都會翻個身。

轟!

空中一道爆音,空氣像是圓月彎刀的劍刃一樣震盪,迅速的以超音速幾倍擴大,嘩啦啦,以東方明珠範圍十幾公裡之內,周圍所有建築物距離地麵八十米這個高度的所有樓層,幾乎是瞬間,玻璃全部碎裂,整個天空都是晶亮一片。

"天呐!到底發生了什麼!"

所有人都驚恐的看著天上。

此時,半空之中,陸原硬生生接住了帝凰那一擊的能量。

隻是,這一下,他也又一次被帝凰纏住了。

帝凰在上,陸原在下,兩人就彷彿是天和地的代表,在空中僵持著。

能量不斷的從帝凰身上傾瀉,她全身周圍的空氣都已經被完全電離,爆裂的閃電在空中穿梭。每一道閃電,都有東方明珠塔那樣的粗細。

陸原絲毫不讓的抵擋著。

他已經無法分開了,巨大的能量,把他和帝凰緊緊的束縛在一起。

這女人瘋了,她是真的在求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陸原隻覺得眼前開始發黑。

難道自己撐不下去了?

"是不是覺得眼前開始發黑?"帝凰突然說道。

"冇有……"

"承認吧,但是你放心,不是因為你精力流失而發黑,而是這天,在變黑。"

陸原聽到這裡,心裡一動,急忙四周看去,果然,剛纔還是晴日朗朗,現在正在開始變黑,不過這變黑也很奇怪,從空中開始變黑,慢慢的向下麵移動,就像是一張白紙,從上麵開始慢慢的向下一點點的塗黑。

"快看啊,太陽不見了!"

"怎麼上麵全是黑乎乎的!上麵是什麼?好像是黑霧!"

"好像還在向下移動!"

人群也終於發現了,恐慌開始蔓延。

章九坐在戰鬥機裡,他抬起頭,因為在空中,黑霧距離他更近了,一種說不出的恐懼感籠罩著他。

這種感覺讓他更恐懼了。因為他從來冇有過這種恐懼感!

"第二次導彈發射!"

眼看著黑霧越來越近,他不再遲疑,下達命令!

轟!

兩發導彈,帶著尾焰,衝向帝凰。

章九盯著導彈,目光收縮。

不要求導彈擊傷帝凰,隻要能影響一下,讓少主脫身就可以了!

但突然,他的臉上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

就好像見到了最可怕的事情一樣。

那兩發呼嘯著疾馳的導彈,竟然突然停了下來,停在了空中,就像有一隻無形的手拿著它們一樣。

而從上而下的黑霧,也恰好剛剛到達導彈所在的地方。

"死寂時刻!"

章九脫口而出,同時,他整個人都癱坐在座椅上了,從來冇有的恐懼感,徹底籠罩著他。

"我們都會死,所有人,所有事物,一切的一切,回到宇宙大爆炸之前的那個時刻了……"

他的話冇說完,也說不完了,因為黑霧從上麵開始籠罩住了戰鬥機,然後,戰鬥機完全停止了運轉,如果用放大幾千萬倍的顯微鏡觀察,會發現戰鬥機內部的灰塵都靜止了,甚至構成戰鬥機的每一個分子每一個原子都完全停止了震動。

一切都停止了,時間也為ぶ,一切也都不存在了。

黑霧開始籠罩一切,底下的人群開始逃跑,但是冇人逃得過,黑霧從天而降,延伸出地球,延伸出了太陽係,延伸出銀河係,延伸總星係,涵蓋了所有的河外星係,延伸無窮無儘……

宇宙冇有安全的地方。

桃花島上。

"媽,你看外麵!"

趙思思正在和醒來的曹鳳聊著天,母女在這樣的情況下相見,真的有無數的話題,也有無數的淚水。

但突然,趙思思感覺到了外麵的異常。

曹鳳一看,雖然不知道黑霧是什麼,但是那種可怕,讓她從心底感覺到恐懼。

"思思,你想不想知道你親生父親是誰?!"曹鳳突然抓住趙思思的手。

"我……"趙思思遲疑著。

"我們母女聊了這麼久你都冇有問,我知道你心裡對你親生父親有點怨恨,但是我想,我必須告訴你了!"曹鳳看著窗外的黑霧,急促的說道。

是啊,至少臨死前,讓女兒知道這個事啊!

此時,黃浦江上空。

黑暗已經籠罩了一切,周圍全是死一樣的寂靜。

"世界要因為我們而沉寂了,我們……也分不出勝負的……這樣下去……我們隻會永遠這樣相互抵抗著……"陸原艱難的說道。

"那就這樣下去!"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有什麼意義,這樣下去……"

"為什麼?難道你還不明白嗎,采薇拋棄了我,我已經是一個人了,所以,你也要是一個人,我們就這樣堅持下去,永永遠遠的堅持下去,你也再也不會見到你想見的那個人,那個低賤的劍靈!哈哈,這樣就公平了,我們都永遠也回不到自己心愛的人身邊了,哈哈哈!"

帝凰狂笑著,整個宇宙,都是她的笑聲。

"你,好卑鄙。"

"哈哈,你永遠也彆想脫身了,我們實力一模一樣,我會永永遠遠的鉗製住你的,你永遠也彆想擺脫我!"

"那也未必!"陸原陡然大喝一聲。

砰!

一聲爆裂,一道血柱從陸原的右胳膊上衝竄而出,陸原的鮮血奔湧而出,也就是在此時,一道洶湧的能量在陸原心裡陡然爆發,巨大的能量之下,陸原感覺到上麵的帝凰都開始鬆動了。

"血祭!用自己的鮮血化為能量,哈哈,好,廢物,你終於領悟自己的血脈力量了,不過,彆忘了,我和你是一樣的,來啊!"

帝凰一聲嬌喝,砰!

她的胳膊上也立刻震裂了一個血口,鮮血也箭一般湧出。

陸原就覺得上麵的力道陡然增加了數倍,自己又無法抗動了。

"來的更猛烈些吧!最好讓心臟爆裂吧,讓我們兩人在爆發中滅亡吧!"帝凰狂呼道。

"瘋子,你簡直就是瘋子!"

那一瞬間,陸原知道完了,徹底完了。

無論是血祭到底和帝凰同歸於儘,還是兩人就這麼僵持著,一切都完了,自己永遠冇法脫身了。

他突然很難過很難過。

怎麼,怎麼結局會這樣啊!

怎麼會有這麼殘酷的結局啊!

那個身影,他再也見不到了。他此時此刻,真的好想好想能看一看她,撫摸一下她的頭髮,叫一聲她的名字,聽一聲她的迴應。

但冇有了,什麼都冇有了。

如果有,那該多好啊。

他還會娶她,一定娶她,再一次娶她,他們會生孩子,生一個也好,很多也好。

她的孩子,也是自己的孩子。

自己的孩子叫她媽媽,她的孩子叫自己爸爸……

"爸爸……"

恍惚中,有聲音似乎在這死寂中遊走。

"爸爸!"

不是幻覺,是真的有人在呼喚,陸原的心,迅速被拉到現實裡。

然後,他就看到了那個身影,那個自己也很熟悉的身影。

"我剛剛纔知道,你是我的親生父親。"那身影抬頭看著陸原,"媽媽臨死前告訴我的。"

"什麼?你在說什麼?"

陸原心裡說道,但突然之間,他猛然就明白過來了!

趙思思是自己的女兒!

是自己和曹鳳的女兒!

是的,也正因為她有著自己的血脈,所以不會被這死寂湮滅!

"知道你是我的爸爸,我又難過,又高興。"趙思思繼續說道。"爸爸,我現在後悔一件事,後悔我曾經說了不想見親生父親那些話,後悔說親生父親不是好人那些話。"突然之間,她目光裡噙滿了淚水,她定定看著陸原,"我很開心這一輩子有過兩個爸爸,一個撫養我長大,一個給了我生命,我很開心你是我的親生父親。"

"思思……"

陸原的心裡一下子百感交集,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爸爸,我愛你。"

趙思思看著陸原,突然微笑了起來。

"思思,彆!"

那一瞬間,陸原似乎明白了什麼。

但趙思思的動作冇有任何遲疑,她手一揮,一道鮮血迅速洇染了她雪白的脖頸,隨之,就是趙思思的鮮血瞬間爆起,血霧盈滿了整個天空。

當她血脈覺醒的時候,她的本能會告訴她很多事情。

那是趙思思的血,也是陸原的血。

"不要……思思!"

一瞬間,陸原隻覺得體內的能量無窮無儘。

他幾乎冇有主動用力,任憑體內的能量自己噴湧。

"世事難料……"帝凰臨終前最後一句話,之後她已經被陸原的能量擊飛不知何處了。

思思思思!

陸原體內的能量依舊無窮無儘的噴湧著。

一直到了很久很久,他才慢慢平複。

"思思……"

陸原跪在地上。抱起趙思思,女孩子柔軟的身軀,無助的在他的懷裡彎折,冇有一絲絲的生氣。

複雜的淚水,奪眶而出。

四周冇有一點聲音,冇有一點生命。

天上地下,隻有他一個人。

黑暗籠罩著一切,一切都彷彿讓人喘不過氣。

陸原隻覺得心裡一陣陣的胸悶。

終於,他毫無來由的狠狠的向這濃濃的黑暗混沌中揮去!

一聲巨響,轟隆隆!

甚至數日都不絕!

時間此時已經毫無意義,陸原呆呆的站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混沌中,輕的東西漂浮了起來,慢慢的,彙聚成了藍色的天空,曾經的黑色的重的東西,向下麵積塵,慢慢的形成了地麵。

陸原抱著趙思思的遺體,站在這天地之間,頭頂著天,腳踩著地,彷彿是天地之前的巨人。

天地之間,彷彿隻有他一個人。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突然發現地上出現了一隻螞蟻,螞蟻艱難的想拖動一塊沙粒,但是總是拖不動。

"你想拖動這個嗎?"陸原無聊的問道。

螞蟻點點頭。

"那好,我把這個沙粒起名叫飛來峰,我教你一句法號,你隻要一念法號,就可以移動飛來峰了,但是這個法號隻能使用兩次,知道嗎,記住,隻能使用兩次!"

說著,陸原就教那個螞蟻背住了法號。

螞蟻恭敬的在地上拜了幾下,然後爬上沙粒,接著念動法號,隻聽忽的一聲,螞蟻和沙粒無影無蹤。(結局一)

螞蟻冇了,天地之間又一片空寂。

陸原突然感覺到好累好累,終於,他躺在了地上,不知不覺的,他掉的幾根頭髮,變成了龐大的山脈,他的汗水,變成了海洋和湖泊……

陸原感覺到自己這個時候,似乎和整個天地融為一體了。

他昏昏沉沉,嘴裡迷迷糊糊念著:"周允……周允……"

"陸原……陸原……"

迷糊之中,有聲音在輕輕的呼喚。

"周允……"

陸原心裡一個激靈,猛然坐了起來。

"醒了,他醒了!"

耳邊。突然傳來了驚喜的喊聲。

"我靠,奇蹟啊!"

"天呐,太不可思議了吧!"

"真的醒了啊!"

呼喊聲,腳步聲,感歎聲,吵嚷的聲音,迅速的包圍了陸原。

"怎麼回事?"

陸原完全傻了,呆呆的看著周圍的一切,這裡顯然是醫院的病房,ICU病房,此時一大群人圍著他,有其他的病號,也有醫生和護士。

外麵,更多的人圍過來,擠在病房外麵,張望著,還有更多的人不斷的蜂湧過來。

"你呀,昏迷了五十多天,現在終於醒了,你自己都不知道了吧!"一個白大褂醫生進來,給陸原量了量身體的數據,當看到都很正常的時候,也不禁嘖嘖稱奇,"達到出院標準了。"

"我在醫院?"陸原更愣了,這是咋回事?

"哎呀,這小子不會失憶了吧。"有人說道。"小子,你是自殺的啊!"

"我自殺?為什麼?"陸原說道。

人群開始吃吃笑起來,一種說不清的感覺在流淌。

"小夥子,你是因為冇有女朋友自殺的,你從小到大從來冇談過女朋友,心裡不平衡所以自殺了。"

"不可能!我有女朋友,她叫周允!"陸原大叫道。

"你自己看看吧,這是你的遺書。"一個漂亮的小護士把一張紙遞給陸原,撲閃著大眼睛說道,"你真的是因為冇有女朋友自殺的哦,這遺書寫的可感人了,你昏迷的時候,大家傳著看,很多人都看哭了呢,我也看哭了哦。"

"什麼!什麼什麼啊!"陸原真的急了,不可能啊,怎麼回事!

他心裡急,但還是瞟了一眼那遺書,隻看一眼,回憶就如同潮水般湧了上來,是啊,那是自己的字跡!

還有那遺書中記載的自己刻骨銘心的那些自己內心的孤獨的傷痕,如此的深刻,怎麼會忘記!

"原來,隻是一場夢……"

淚水無聲的滑過陸原的臉龐,他捏著病床的被角的手都在微微顫抖著。風聆,袁靈,曹鳳曹倩,慕容若蘭,熊老,爺爺大哥二哥天賜,還有思思,那麼多人……他們竟然都隻是一場夢……

還有,周允……

那麼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髮梢,熟悉的那張倔強的臉龐,怎麼可能會……

"唉,看他那個樣子,恐怕是昏迷時候做了美夢了吧,醒來之後發現自己依然是個吊絲單身狗,恐怕落差太大了哦。"有人笑著說道。

"弟弟,弟弟你醒了!真的醒了嗎!"

一個女孩子擠開人群闖了進來,一把抱住陸原,大哭起來,"嗚嗚,阿原,你終於醒了!"

"姐……"

陸原叫起姐來還有點生疏,但是他終歸還是想起來了,眼前這個長相漂亮穿著樸素的女孩子,正是他姐姐陸晴。

"好了,你弟弟醒了大家都很開心。他今天就可以出院了,一會兒你去辦理出院手續吧,至於住院費這些事情呢,因為你們姐弟家庭貧困,有社會慈善機構幫你們結算了,你們不用付了。"醫生過來交待了幾句,就走了。

"走吧,阿原。"

陸晴給陸原收拾了一下,一邊抹著眼淚一邊開心笑著,帶著陸原離開醫院。

來到外麵,看著都市裡的車水馬龍,和曾經夢裡的金陵也冇什麼不同的,想到這裡,陸原又不由一陣惆悵。

"給,阿原。"陸晴說著話,遞給陸原幾樣東西,又說道,"你身體剛好,剛剛出院,本來姐姐應該陪你一起去的,但是我剛纔是偷跑出來的,現在要回去打工,這是我這幾個月找到最好的工作了,這份工作也是丟了,你我吃飯都成問題了,我不能陪你一起去的。你彆怪姐姐哦。"

"啊,去哪啊?"

陸原此時還有些傻傻的,畢竟一時冇那麼快恢複。

"金陵大學啊!你考上金陵大學了啊!姐姐為你驕傲!你已經昏迷五十多天了,現在正好開學了,你趕緊過去報道吧!公交車來了!"

說著,陸晴趕緊把陸原推上公交車,目送離開,這才趕緊向工作地點跑去。

金陵大學門口。

陸原愣愣的看著"金陵大學"幾個字,和夢裡的差不多,當然這並不能代表什麼,畢竟以前他也路過金陵大學,知道門口是什麼樣子的。

"同學,報到證呢,哪個專業的啊?"

熱情的學長學姐圍住陸原。

今天正是開學日,門口熙熙攘攘全是學生,金陵大學的美女資源是全省都有名的,各種美女琳琅滿目,不過陸原一點心思都冇有。

他想起姐姐給自己的包,急忙打開,果然,裡麵有報到證,除了報到證,還有一個麪包,一個山寨的安卓手機。

"管理學院的學弟啊……"有人看著報到證說道。

管理學院?陸原心裡一動。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人群騷動起來。

"哇,美女哎……"

"長得那麼漂亮。怎麼……"

"這不正好嗎,說不定咱們也有機會呢?"

陸原聽著人群議論紛紛,忍不住擠了進去。

隻進去看了一眼,他整個人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眼前一個少女,穿著肥大的老式牛仔褲,上身穿著移動運營商送的T恤,正拖著一個大麻袋,極其費力,慢慢的走著。

冇有家人來送,冇有朋友來送,隻有她一個人,拖著巨大的行李,在眾人毒辣的目光下,挪動著。

烈日照在她的身上,裸露的皮膚都被曬的起皮了。

那些穿著時尚打著太陽傘的女生們,一邊塗著指甲油,一邊指著那個少女竊竊笑著。

少女冇有理會任何人,似乎這樣的嘲笑她早已見得多了,她低著頭,拖動自己的行李,就好像走在無人的街道上。

長髮垂落在她的臉側,露出微微翹動的耳朵,以及臉頰那一抹倔強之中帶著幾分高貴和線條……

撲通。

眾人隻聽一聲悶響。

就看到一個男生跪在了地上大哭起來,他哭的是那麼大聲,那麼放肆,彷彿遭受到了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一樣。

所有人都看向那麼男生,但是唯獨那個少女冇有,她似乎不關心任何事,也似乎是因為她覺得自己冇有資格關心任何事。

"這人神經病吧!"

"瞧他那個樣子,穿的那麼吊絲,舉止那麼怪異,肯定是個怪胎。"

"希望不要跟他一個班!"

眾人議論紛紛著。

陸原當然全部都冇聽進去,彆人的話,一個字都冇有聽進去。

我是對的,周允是真實的,真切的存在!

周允,我終於找到你了,你可知道,為了這一天,我等了有多久,經曆了多少磨難啊!

陸原終於仰起頭,他的臉上滿是淚痕,但是臉上卻帶著一種好像終於卸下了包袱的笑容。

他靜靜的看著周允已經走遠的背影,輕輕呼吸著,美好從內而外的充盈著全身。

"吊絲!"

眾人罵了一聲,都離開了。

滴!

就在這時候,山寨手機突然來了一條資訊。

"陸原先生,你好,我叫熊四光,我將告訴你一個資訊,請相信我,無論你聽到什麼,這條資訊都是真實的……"

(是結局,也是新的開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