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小說網 > 都市 > 寵得一生一世情小說 > 第642章 若熙質問喬玄碩

寵得一生一世情小說 第642章 若熙質問喬玄碩

作者:白若熙喬玄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2 20:00:37

-

白若熙冇見過陳婉婷,但陳婉婷卻對白若熙有印象。

陳婉婷之前在喬家老二的婚禮上當過一小會的服務員,見過喬家主母白若熙,對於天生麗質又風韻猶存的喬夫人,她印象深刻。

她靜靜地看著白若熙,一言不發。

白若熙對視著女孩陰鬱的眸子,她再次發問:“你剛剛說喬玄碩怎麼了?你認識他?”

陳婉婷覺得喬夫人麵相非常和善,應該是個善良的人,她賭最後一個求生的機會。

下一秒,陳婉婷拔掉手中的點滴,這舉動把白若熙和護工阿姨嚇一跳,急忙阻攔:“你乾什麼,彆這樣。”

陳婉婷迅速掀開被子,下了床。

纖弱的身子撲跪在白若熙的麵前,白若熙瞬間錯愕,不知所措地看著陳婉婷,再看看護工阿姨。

護工阿姨也是一臉懵。

陳婉婷哽嚥著哀求:“喬夫人,請你大發慈悲,救救我。”

白若熙手上還有點滴,不方便下床去扶她,急忙說:“你乾什麼?快起來啊,為什麼要跪著呢,快起來。”

護工阿姨急忙走到陳婉婷身邊,扶著她起來,對於一個自殺的女生,突然向外人發出求救的請求,看來還有一絲求生欲,這樣是件好事。

陳婉婷被扶著坐到病床上。

護工阿姨說:“你想活著是件好事,但你怎麼要向彆人求救?”

陳婉婷哀愁的目光一直懇求地望著白若熙。

白若熙天生善良,年紀越大越是心善,“你怎麼了?我要怎麼救你?”

陳婉婷淚水止不住地滑落,為了節省時間,簡潔明瞭地說:“我爸為了小三,從小就拋棄我和我媽,幾年前我媽意外去世了,獲得一筆豐厚的賠償金。我爸聯合小三為了弄到這筆錢給小三的兩個孩子買房買車,就把我強行送進精神病院關押著,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自救,我現在生不如死,喬夫人求你救救我。”

白若熙看到女孩強烈的求生欲,之所以想自殺,是因為看不到希望而已,並不是不想活。

“你應該拿起法律的武器懲治這種垃圾。俗語說虎毒不食子,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無情無義的父親。”

陳婉婷淚流滿麵,搖頭:“冇用的,法律要是幫到我,我不至於變成現在這樣。”

“為什麼?”

陳婉婷凝望著白若熙好片刻,緩緩道:“因為您的丈夫喬將軍。”

這一刻,白若熙不淡定了,

她有些生氣的:“不可能的,我老公怎麼可能阻礙司法公正,我死都不會信。”

陳婉婷抹掉眼淚,“是那小三的女兒說的,她說有喬將軍的幫忙,我一定不會有勝算。”

不管女孩言之鑿鑿的言論,白若熙是不可能相信喬玄碩會做這種事。

彆說是外人,即使是她白若熙出事,讓喬玄碩去阻礙司法公正,他都不一定會做。

“你一定是弄錯了。”白若熙對喬玄碩是百分百相信的。

“我說的是事實。”陳婉婷說。

白若熙氣不打一處,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喬玄碩的電話。

陳婉婷緊張地望著白若熙,這一刻,她看到了一絲曙光,白若熙的正義凜然讓她有了希望。

喬玄碩接通電話,溫聲細語地說:“若熙,我忙完就立刻過去找你,你在醫院好好檢查檢查。”

白若熙嚴肅道:“我冇事,你不要趕過來了,老公,我有件事要問你,你如實回答我。”

喬玄碩吃笑:“嗬嗬,我什麼時候有不如實的事情?”

白若熙無語,這男人就愛捉字眼。

“你半年前是不是幫過彆人的忙,有礙司法公正?”白若熙問,問完她就後悔了。

她為什麼要懷疑自己的老公?就因為麵前這個楚楚可憐的女生,長著一副不會說謊的模樣?

喬玄碩語氣一沉:“你是第一天認識我?”

這反問,讓白若熙理虧。

“我相信你,但我病床隔壁有個女孩子,被逼得要自殺了,就是因為半年前的一樁官司,讓她一無所有,還被送進精神病院,她一口咬定就是你從中作梗。”

“會不會是誤會?”喬玄碩問。

白若熙捂住手機,問陳婉婷,“姑娘,你爸又叫什麼名字?”

“陳建。”陳婉婷立刻回答。

聽到這個名字,白若熙臉色瞬間沉下來。

她無比熟悉的名字。

喬玄碩的老戰友。

這一刻,她似乎明白了所有。

白若熙對喬玄碩問:“老公,半年前陳建是不是找你幫忙疏通關係?”

喬玄碩沉思了片刻,說:“冇有,不過他的女兒確實找我幫忙,被我拒絕了。”

白若熙:“你說陳妙妙?”

“是的。”

“好的。我都明白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喬玄碩擔憂不已。

白若熙:“我回家再跟你說,掛了。”

“誒,老婆……你……”

喬玄碩話還冇有說完,被掛斷了通話。

白若熙放下手機,看向陳婉婷。

女孩的眼裡噙著淚,蒼白的臉蛋憔悴消瘦,,眼神充滿了憂鬱的光。

“姑娘,你叫什麼名字?”白若熙問。

陳婉婷呢喃:“陳婉婷。”

“婉婷,你能從頭到尾跟我細說一下你的事嗎?”白若熙像母親一樣,慈祥親切,溫柔如水。

陳婉婷瞬間淚流滿麵,她知道麵前這個女人是一國的將軍夫人,雖然冇有權力,但她是權力的老婆,這足以讓她有機會逃出生天。

陳婉婷點點頭,把自己的身世從小到大簡單地說了一遍。

護工阿姨聽得淚目,她也有女兒,想到陳婉婷的年紀跟她女兒相仿,卻遭受這麼多罪,就心疼不已。

期間,護士進來換過吊瓶。

兩小時後。

白若熙的吊瓶藥水打完了,故事她也聽完了,心裡五味雜陳。

她現在明白門口那兩個男護士為什麼守在外麵了。

要不是陳婉婷命懸一線,也不會從精神病院轉移到三甲大醫院來救治,這是一個很好的逃生機會。

白若熙問護工阿姨:“阿姨,你看護的工資多少?”

“一天200。”護工阿姨說。

白若熙從包裡拿出一千遞給護工阿姨:“阿姨,這個給你,你能不能幫過忙把婉婷救出來去?”

“當然可以。”護工阿姨說:“若正如婉婷說得那樣,你不給錢我,我也是會幫忙的。但現在不能全信一麵之詞,她要是真的有病……”

陳婉婷立刻打斷護工阿姨的話,哭著否認,“我真的冇病,我真的冇有。我是被陷害的,求求你們,求求你們相信我。”

護工阿姨很難做,她一方麵同情女孩的遭遇,一方麵又怕女孩是真的生病了,有精神病或者被害妄想症,此刻隻是藉口。

陳婉婷把所有希望寄托在白若熙身上,“阿姨,我真的冇有說謊,我冇病。”

白若熙一臉嚴肅,緩緩道:“我相信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